<progress id="36xpe"></progress>
<em id="36xpe"><tr id="36xpe"></tr></em>
<em id="36xpe"><ins id="36xpe"></ins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36xpe"></div>

        <dl id="36xpe"></dl>

        電影人的“信仰、情懷、擔當”

        來源:新華網2018-09-20 10:33 字號:

        第四屆中國電影新力量論壇近期在長春電影節期間舉辦。這是機構改革之后,國家電影局首次主辦的專業論壇活動。本屆論壇以“信仰、情懷、擔當”為主題,匯聚70余位近年來在電影創作中富有成就的出品人、導演、編劇和專家學者,分析中國電影的新形勢、新經驗,探討中國電影的新問題、新對策,鼓舞電影界攜手用光影書寫中華民族新史詩,推動由電影大國向電影強國邁進。

          本期“光影視界”邀請出品人、導演、編劇三位代表,講述他們在電影創作制作中的思考、感悟與期盼,闡釋他們心中電影人的信仰、情懷與擔當。

          ——編 者

          建設電影強國的三個維度

          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、副總裁 馬偉根

          按照黨的十九大部署,到了2049年,也就是新中國成立100年的時候,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。如今距離這一宏偉目標還有31年。作為電影人,我們不禁要問:當中國成為現代化強國的時候,中國能夠成為電影強國嗎?現在,無論以制片的產量、質量還是市場體量來衡量,我們毫無疑問是電影大國。特別是近幾年國產片的進步非常明顯,今年到目前票房前十的影片中,國產影片占7部,而且10部中前4部是國產電影,前3部票房都超過30億元。這是非常可喜的成績。從市場來講,中國電影近幾年都保持了10%—20%的增長速度,截至目前,全國電影票房已超過467億,今年總票房超過500億幾乎沒有懸念。美國市場與中國市場票房差不多,但他們進入了滯脹期,設備和輸出的空間有限,他們看好中國市場,希望與中國展開合作。按照人口總數來講,美國有3億多人,中國有13億多人,我們擁有巨大的市場空間。

          我認為建設電影強國應該在以下三個維度努力。

          一是制片能量。這不僅指一個國家的本土票房,也包括這個國家的電影在全世界產生的影響力。中國文化數千年的積淀,是講好故事的豐富資源,我們需要找到更好的敘事方式,做出中國電影的國際影響力。未來30年,我們除了要繼續把本土市場做大做強,尤其要在講好中國故事、推動中國電影走出去、提升中華文化影響力等方面下大功夫,通過電影這一媒介,把優秀傳統文化、優秀當代文化和中國發展進步、當代中國人的精彩生活傳播出去。

          二是市場體量。目前,中國內地的電影院數已經超過萬家,銀幕總數超過5萬塊,位居世界第一。相對來說,電影院的布點大多密集在一部分區域,有很多區域尚未布局,隨著我國城鎮化建設的不斷實施,目前布點比較少的地方是今后很大的增長空間。電影觀眾有一個培育觀影習慣的過程,如果有相應的國家政策給予扶持支持,一定可以打開更多的空間。而在布點密集的地方,尤其需要有序競爭。市場端良好的經營,會促使電影企業更愿意投資各類影片,包括藝術影片、社會效益好的影片,也更愿意扶持更多的導演進行創作,這會形成一個良性循環。

          三是科技含量。電影是一個與高科技密切結合的產業,建設電影強國需要不斷有技術創新,以新技術引領觀眾的觀影體驗。大家耳熟能詳的IMAX設備、杜比設備、巴可放映機等都來自國外,是現在電影放映市場很重要的部分。而我們恰恰缺少這樣的國際先進放映技術,尤其需要更多能夠靜下心來、專注研發生產電影設備的企業。這一點大家目前關注得比較少,還是一項空缺。中國電影企業應當聯起手來,共同打造中國自己的電影制作設備。

          放眼未來,中國電影企業只有聯手互動,形成合力,打破創作和市場的壁壘,才能共同把中國電影真正做大做強。

          拍出當代生活的煙火氣

          《匆匆那年》《從你的全世界路過》導演 張一白

         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“講好中國故事,展現真實、立體、全面的中國。”講好中國故事涉及兩個方面,一是講什么樣的中國故事,二是怎么講好中國故事。換言之,在新時期我們如何強化現實主義的電影創作,如何促進現實主義的現代化升級,這便是對現實主義的繼承和發揚。

          前一段時間,我監制了劉若英導演的電影《后來的我們》。在這部電影的創作過程中,我有兩點體會:第一,現在的中國觀眾渴望看到他們自己的生活和故事被投射到銀幕上,渴望電影表達他們的喜怒哀樂。我和導演劉若英討論過好幾個故事的方向,都是從導演本身的情感屬性出發,試圖講一個更純粹、更夢幻的愛情故事。后來我向導演建議,做一部關于北漂的電影,但是導演沒有這樣的生活,如何接地氣呢?為解決這個問題,我們配備了很多優秀的主創班底,包括演員、編劇、美術、制片整個團隊。選擇團隊時,我們要求他們必須有類似的生活體驗,后來我們又進行了大量采訪調查,從素材的角度保證了故事的真實性、落地性,用自己的人生經驗和工作經驗為導演保駕護航。上述努力最終得到回報。這次創作歷程提示我們,作為電影工作者,不能僅僅致力于選好故事,更要想方設法講好故事。

          對創作者來說,藝術表達和市場需求永遠是一對矛盾。我認為,它實質是一個創作者和觀眾互相促進和互相增長的問題。隨著觀眾觀影水平、對電影的要求不斷提高,創作由此獲得推動。一味打著迎合觀眾、迎合市場的旗號,卻不去思考如何真正滿足觀眾的需求,不可能做出一部真正受歡迎的電影。用藝術表達現實,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,拍出當代生活的煙火氣,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是現實主義創作不變的追求。

          拓展主旋律電影的創意空間

          《戰狼》系列編劇 劉 毅

          很多人問我,編劇是不是應該寫自己熟悉的生活?我認為,創作者首先應該是一個好的傾聽者。不是自己經歷的人生才是人生,你所看到、聽到、閱讀到的都可以變成自己的故事,當然,這個故事一定是打動了你。每個個體的人生都是單一的,如果你是好的傾聽者,就能把全世界發生過的、沒有發生過的,都變成你自己的故事。

          但是,我們現在對好萊塢的劇本流程有誤解,認為一個編劇負責故事,一個編劇負責結構,一個編劇負責寫劇本。但大多數情況不是這樣,依然是由一個編劇來完成劇本。可能有一些比較擅長臺詞的編劇或者劇本醫生,會在這個基礎上進行加工。為什么這個傳言會比較流行?現在一些互聯網公司,或者剛剛進入影視行業的公司,喜歡用大數據來指導創作。我有一個不太貼切的比喻。所謂大數據是解剖式的,你可以看見血管和肌肉,但你永遠無法得知一個人的靈魂。片子前15分鐘要有一個小高潮,20分鐘時出現反轉,75分鐘打入谷底,100分鐘反擊……依照大數據很容易總結出這樣的規律,但怎樣把這些變成鮮活的人物和激動人心的故事,才是一個編劇的功力。真正打動人心的故事,是難以靠所謂的工業化流程去分割完成的。

          記得做《戰狼Ⅱ》時,導演吳京問我,咱們寫的這部電影算什么類型?我說這是軍事動作片。他問,算主旋律嗎?我說,肯定算主旋律,是符合主流價值觀的主流電影。后來我發現,創作者按照主流電影方式創作,但很多甲方的思維沒有真正轉換,他們認為主旋律電影就應該是傳統的感覺。其實我們做一個電影,真正目的是讓更多人看到這部電影,才可能讓更多人去認識這個人物,去接受你想傳達的思想。也就是說,我們所有的信仰、情懷和擔當是藏在故事里,藏在我們主人公背后的。

          所以,我呼吁未來更多給主旋律電影加油鼓勁,不僅是在資金和題材上支持主旋律電影的創作,而且要營造更包容的創作空間,讓我們的主旋律電影真正成為一流的主流電影。也許有人會說,這么難,我們就不要拍主旋律電影了。那是不對的,因為我們國家有那么多重大事件值得銘記,有那么多令人感動的英模人物需要電影人為他們樹碑立傳。不做主旋律電影,是電影工作者的失職。我們不僅要堅持做下去,而且一定要做好,做到觀眾心里。

          (本報記者任姍姍整理)

          制圖:蔡華偉

        [責任編輯:蘭劍鋒]

        推薦:更多精彩關注 閩西日報微信公眾號 | 閩西日報新龍巖APP

        閩西日報微信公眾號閩西日報新龍巖APP

        河北11选5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