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36xpe"></progress>
<em id="36xpe"><tr id="36xpe"></tr></em>
<em id="36xpe"><ins id="36xpe"></ins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36xpe"></div>

        <dl id="36xpe"></dl>

        《涼生》演員不試戲,三秒內選出

        來源:新華網2018-09-19 09:50 字號:

          鐘漢良、馬天宇和孫怡在該劇中演繹一段橫跨二十年時光的愛與守護的故事。

          姜生養的貓咪冬菇。

          由鐘漢良、馬天宇、孫怡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劇《涼生,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》(以下簡稱《涼生》)于昨晚登陸湖南衛視金鷹獨播劇場。該劇講述了程天佑(鐘漢良飾)、涼生(馬天宇飾)和姜生(孫怡飾)之間相遇、成長、等待、守護的故事。新京報記者專訪導演劉俊杰,暢談《涼生》臺前幕后的故事。他認為,“創作者不能整天隨波逐流,觀眾需要什么就拍什么給觀眾看,我不想我拍的每部戲風格都一樣。我很享受拍攝的過程,結果誰也不能掌握。”

          接 拍

          被涼生在樹上刻滿姜生名字打動

          劉俊杰在四個劇本中一眼就挑中了《涼生》,起先是被書名吸引,翻開書之后就被涼生和姜生自幼建立起的濃郁情感所打動。“小說里有一個細節特別打動我,那時候姜生和涼生都在鄉下,姜生想吃酸棗,涼生說你不能吃,姜生說為什么大家都能吃我為什么不能吃,涼生說每棵樹上都有名字。之后涼生便在每一棵樹上都刻上了姜生的名字,他刻了一夜。”

          之后劉俊杰與《涼生》原著作者樂小米見面,梳理小說的情節線,“涼生和姜生小時候的部分是他們感情的基石,所以我選擇了從童年時期開始拍,拍了大概有7-10集的篇幅。故事開篇姜生4歲、涼生6歲。將來劇播出的時候,可能會片段式的呈現小時候的部分。”

          為了尋找姜生、涼生童年生活的魏家坪,劉俊杰帶著團隊走了很多地方,但都不是很滿意,在原本不抱希望的情況下來到開化的一個農村,劉俊杰終于找到了自己心中的魏家坪。“我們在浙江開化的一個農村拍了整整一個月,它將會是一個特別的存在,我覺得觀眾看完之后會對農村有另外的想法,那是我很喜歡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選 角

          僅通過聊天選出所有演員

          《涼生》劇組的所有演員,都是劉俊杰親自挑選的,每一位演員的選定都花了很多時間,劉俊杰跟演員一一見面,想盡辦法把檔期定下來。

          劉俊杰選演員的方法很特別,不試戲,而是跟演員聊天。“我看演員不會超過三秒種,就一二三,其實我心里就已經有答案了。我一般不太喜歡試戲,我會跟他們聊天。我認為你就是你,不用演,每個演員要去演的角色就是他真正的形象,所以他不是去演那個角色,而是讓那個角色住在他的心里。”

          預告片中反復出現的一句話來形容姜生,“姜花是世界上最美麗、也是最頑強的花,就像你,姜生。”在劉俊杰心中,孫怡就是姜生,率真自然。選擇馬天宇飾演涼生,劉俊杰看中了他內心的孤獨,至于之前已經合作過的鐘漢良,就是劉俊杰心中程天佑的不二人選。

          劉俊杰的工作方式不僅在于試戲的特別,在拍戲時他也注重跟演員聊天,調動演員的情緒,在開拍之前給演員營造一個真實的環境,讓演員自由自在地發揮。“我拍戲就是要把最真實的一面記錄下來,如果有機會讓我再拍一次,我肯定也拍不出2017年時候的感覺。這個戲肯定會有不完美的地方,但是我認為不完美才是最真實的,我應該把最真實的狀態記錄下來。”

          拍 攝

          四個機位同時拍,不希望被劇本框住

          “《涼生》這本書的情節已經夠壓抑了,因此寫劇本的時候要輕輕地寫,拍戲時也要輕輕地拍,我的鏡頭就是輕描淡寫的,其實起伏越大的戲越簡單。”劉俊杰跟記者闡述他的拍攝方式,“我用了四個機位同時拍,攝像師會很辛苦,但是我必須要很多機器抓到我在這場戲的狀態里的我想要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  拍哭戲時,劉俊杰希望看到演員內心的東西,而不是技術性的表演流淚。“我不喜歡教別人演戲,演員都是專業的,他們都演得比我好。我就讓演員做最真實的自己,跟他分享一個狀況和情節,讓他們想在這個狀況里你會怎么樣,角色會怎樣,這就是我拍戲時的想法。”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劉俊杰不希望演員被劇本框住,也不想看見太重的表演痕跡。“比如說劇本中寫著他生氣之后拍了一下桌子之后奪門而出。我認為演員不見得非要按照劇本中寫得這樣來詮釋生氣,生氣的表達有多種方式,我想要的是想象之中,意料之外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劉俊杰在拍攝現場,不會把戲試得特別實,也不會特別限制演員的走位,“我不需要演員就燈光和機器的位置,我讓他們自由自在地放開做自己,往往演員給我的東西是我想象不到的,這就是拍戲很有意思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細 節

          置景和道具都是真的

          劉俊杰自稱對置景和道具的要求非常高,“拍現代戲一定要注意細節的真實,家里的冰箱一定要擺滿東西,水龍頭擰開要出水,冰箱里的菜可以吃,雞蛋拿出來就能做一頓早餐,這是必須要做到的。這些細節看似很不經意的,但是我都很在意。”劉俊杰還要求道具師準備2-3份菜,因為有時候試戲的時候演員就把菜吃光了,到了開拍的時候還得重新再炒一份。

          劉俊杰認為《涼生》的特別之處在于,這部劇的情感凌駕于情節之上,“我前后用兩種不同的風格在拍攝,前半段是隨意流動的;到了后面呈現姜生情感的部分,我就用比較規整的方式做情節,用壓抑的鏡頭來拍攝。”

          采寫/武芝

        [責任編輯:蘭劍鋒]

        推薦:更多精彩關注 閩西日報微信公眾號 | 閩西日報新龍巖APP

        閩西日報微信公眾號閩西日報新龍巖APP

        河北11选5app